杏风|
杏风|
2019/7/5 14:19:58

“公子?公子?你在哪儿啊!”姜婉妤无力地坐在荷花池畔。

褚品之就是一匹野马!

西市里固然是热闹繁华,可他一进了西市便东奔西跑,导致她将他跟丢,已经寻了片刻,还是不见人影。

偌大一个西市,这可去哪里寻人?要是找不到他,自己一个人也回不了宫。

姜婉妤想着,目光落到荷花池面上,盏盏花灯随波漂流,簇簇灯火倒映出一池星辉。

“系统,有没有什么寻人的办法?”她闭上眼心中暗暗问着。

【系统建议:去商城兑换GPS定位卡。】

“好,去商城。”

姜婉妤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一列望不见头的陈列柜,上面的东西琳琅满目。

“搜索GPS定位卡。”

陈列柜的某一处开始闪烁着绿光。

“查看。”

GPS定位卡:200宫斗值兑换一张,一张可指定某人使用一次,一次时长一个时辰。】

【是否兑换?】

“兑换并且对褚品之使用!”

【使用成功!】

她的脑袋里出现了一幅地图,地图上标记了自己的位置以及另外一个红点的位置,红点代表的就是褚品之所在,然而这个红点还在四处游走。

很好,我现在就把你抓回宫去!

姜婉妤睁眼,赫然发现一个人站在自己跟前,条件反射的往后一倒,身后却是漂浮着花灯的池塘。

那人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她的手将她拉了回来,她的头不偏不倚,正好撞在他的腹部。姿势与气氛分外尴尬。

姜婉妤缓缓抬头:“……你能松开我吗?”

目光看去,男子身材高大,双目如星,近三十的模样,身份自带一股沉稳气质。她倏地发现这个男子竟有几分熟悉,一时间又说不上来到底为何如此眼熟,心想莫不是自己和这人前世认识?

“抱歉。”男子声音低沉,不急不慢地松开了她,“我吓着你了。”说着他退后了一步。

姜婉妤起身:“你确实吓着我了,不吭不响地站在别人跟前来。算了,我也懒得怪你。”说罢,她朝着脑海中地图上的红点方向而去。

“姑娘。”男子唤住了她。

“怎么了?”

“你一个人?”

姜婉妤上下打量了这个男子,穿着华贵,一定不是普通百姓,再怎么都是个达官贵人。不过这里是情人市,他左右却没有人相陪。

“这里是情人市,我又怎会是一个人呢?”她故意说着。

男子脸上带着几许深沉:“我明明见你独坐池畔失意,想必是与相伴而来之人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失意?姜婉妤心中暗嘲,自己和系统对个话,怎么在这人眼里就是面露失意了?

“我怎么了,好像与您无关吧?”

这男子一定是来搭讪的!虽然长得英俊,可她宫里还有位祖宗要伺候呢,才没有心情再和别人发展。

想起褚玉延,姜婉妤不由得有些心慌了,再不回去的话,待会侍寝无人,可就没办法交待了!

“我不和你说了。”姜婉妤说着便要走。

男子眸中露出几许难以置信之色,上前去拦住了她的去路。

“我们都是一人,不如一同散散步。”他的语气里更多的命令,毫无询问之意。

姜婉妤拧眉:“我若是不呢?”

真是不好意思,她对美男免疫,他就算长得再好看,她没兴趣就是没兴趣。

男子傲气流露,似笑非笑:“从未有人敢拒绝我。”

此人非富即贵,自己现在独自在外,惹事惹不起了。

“行,那就一起走走吧。”姜婉妤平淡地说着,也没给他什么好脸色。

总之她要跟着地图去寻找褚品之,这男子要跟着就跟着,等寻到褚品之了,他也就就知趣地离开了吧。

男子负手与姜婉妤肩并肩地往前而去。

姜婉妤注意力在地图上,这个红点还再不停地往前走,一会儿变个地方,叫人很难迅速地追上去。

一路上身旁的男子也沉默着,环顾着四周,也像是在寻人。

亚博体育app手机版“你在找和你一同来西市之人?”姜婉妤问着,二人沉默地走了一路,她发现此人的注意力完全不在自己身上,但却非要和自己一同走,几经猜测,最后下定论为他是想被他女朋友看到然后吃醋!

男子目光落到她身上:“你不也是?”

“对,所以你跟着我有意思吗?”姜婉妤大方承认。

男子扬起一抹淡笑:“你说话还真有意思。”

“是吗?但是我觉得你挺没意思的。”姜婉妤摆出一副过来人的模样,前世她也谈过几场恋爱,虽然都以失败告终,但是好歹算是有经验的人!

“我没意思?何出此言?”

姜婉妤语重心长:“我虽不知你和同来的姑娘发生了矛盾,可不论如何,姑娘都是需要捧在掌心去哄的,哪有你这样,不仅不好好去把姑娘找回来,还找了我来想要刺激一番那位姑娘吗?”

“把女子捧在掌心去哄?”男子眼中露出疑色。

噢,古代男尊女卑来着。姜婉妤想着,道:“总之,你若是真心喜欢那姑娘,就应该倾尽所有去对她好,你若是觉得她身份卑微了配不上你,也不必要去招惹她。”

“你的想法也很有意思。”男子说着,摇了摇头淡淡一笑。

“你什么意思?”姜婉妤一头雾水。

“喂!我找你好久了!”人群里,褚品之疾步跑来,一边给姜婉妤挥着手。

终于找到这厮了!姜婉妤正欲开口,却见褚品之脚步顿停,脸色煞白,瞠目结舌地看着自己。

“你怎么了?”姜婉妤问着,朝褚品之而去。

褚品之见状,二话不说扭头就跑。

“喂!别跑啊!!”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啊!姜婉妤还没来得及迈开腿,头顶上便飞过去一道身影。

是一路同行的男子,径直飞到了褚品之的身边,伸出手一把抓住了褚品之的后领,像拧小猫似的将褚品之给抓了回来。

“轻功啊!”姜婉妤惊叹,连忙朝着二人走去。

“谢谢你帮我……”

她话未说完,褚品之开口打断了她。

“大哥我错了!”

“错了?我看你玩得很开心。”男子一脸严肃地说着。

褚品之欲哭无泪:“我不敢了!不敢了!”

姜婉妤看得一愣一愣,褚品之叫这个男子大哥,而且还很怕他,所以这个男子是……长王爷褚南长!

褚南长目光淡淡地看向姜婉妤:“竟然还找来一女子与你一同进入西市,你真是越来越长本事了。”

姜婉妤暗暗咽了一口口水,所以褚南长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是和褚品之一同进入西市的,之所以非要跟着自己,就是为了找到褚品之?!但是他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的?!

“大哥饶了我这一回吧!我真的不敢了!再也没有下次了!”褚品之一脸真诚。

褚南长却不为所动:“你可还记得上次说这个话是什么时候?”

褚品之眨巴着眼,喃喃道:“昨……昨天……”

“昨天?!”姜婉妤大吃一惊,这个小王爷感情是天天偷溜出宫啊?

褚南长周身气压很低:“你说,这次我该怎么惩罚你呢?不如就按照皇上的做法,杀了这个宫女,再将你禁足半月。”

哇?杀了我?!

“关我什么事儿啊?!”姜婉妤愤愤不平。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