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公司惊魂 _【我明明应该是总裁的小娇妻】

点击此处查看所有#都市#类小说故事文章

点击此处查看该文连载目录

清河|
清河|
2019/7/3 15:43:31

?

距离上一次火锅之后,阮软正式消停了,只要想到抽屉里那可怜的两张钞票,心中便狠狠一抽。

而今天,吕莹拿来一堆要签的文件,直到晚上八点多,阮软才一一处理好。

当总裁已经一个多月,虽说依然不懂很多专业用语,可在顾绯离潜移默化的引导下,阮软还是有了点总裁的样子,知道在签字前,先看看内容。

起码是自己经手的,印象也是该有的。

阮软走出办公室,活动着因为长时间保持着一个姿势而僵硬的脖子,这个时候公司的人已经走完,黑漆漆的楼层上,安静的吓人。

阮软打着哈欠走到电梯口,电梯间的声控灯坏了。红色的指示灯散发着幽幽的光晕。

恍惚间,阮软听到一阵十分有节奏的脚步声。

高跟鞋踩在地上,一下一下。

“哒……哒……哒……”

声音从黑暗中传来,空荡荡的楼层,单调的脚步声,竟让人有种森森然地感觉。

阮软咽了口口水,缩着脖子,看着黑漆漆的四周,突然感觉脊背发凉。

高跟鞋就在此时戛然而止,楼层再次恢复到最初的安静,阮软不断变换数字的指示灯,心中默念:

快点,再快点。

传言每个大厦都有闹鬼的事情,这么大的公司,难保不会发生过什么事情,万一真的有什么脏东西……

想到这里,阮软感觉周身吹起阵阵凉气,忍不住跺脚,搓胳膊。

肩膀突然一沉,似是有什么搭上,阮软心中一惊,全身颤抖,慢慢偏头,透过那血红色的电梯指示灯,看到自己肩上惨白的小手。

“啊!!!!!”响破整栋大楼的尖叫声,从阮软的嘴中喊出。因为是男声,与女声的刺耳不同,却依旧有着直入云霄的穿透力。

 阮软猛然一跳,脱离那只手的压制,捂住眼睛,嘴里开始絮絮叨叨:

“我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看见。”

阴影中的人看到这样的阮软,悬在空中的手默默收了回来,无奈扶额,许久之后,缓缓开口:

“顾总?”

声音软绵绵的,却带着一丝清冷,舒服至极。

听到那声音,阮软冷静下来,捂着眼睛的指间慢慢地露出了一个小缝,恰好电梯门打开,接着灯光,阮软看到了面前的人。

“阮秘书?”皱眉,看着眼前的人,阮软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下来。

深深呼出一口气,略带责怪的说:“阮秘书,这都几点了怎么还不下班。”

顾绯离垂眸,嘴唇紧抿:“……”

“怎么不说话?”电梯门再次关上,阮软看不到面前女人的表情,再次出声。

“没事。”

顾绯离沉默良久,最终还是回答了一句。

“真的?”

这么晚了,她是忙着工作,面前这女人能忙什么?她当了这么久的老板,可从来没有过压榨员工劳动力这种事情。

“嗯。”顾绯离答。

亚博体育app手机版叶可岚今天专门给他打电话,说是来玩。顾绯离想到上次带叶可岚回家,那妮子的欢脱,他是彻彻底底的领教到了,嗨起来就像是停不下来一样,如果不是她各种劝说,那妮子就要留着和他一起过夜。

虽说他现在用的女身,但作为一个万年单身汉,身边睡个女人,他一万个拒绝。

“那行。”阮软说完,想了想,声音低沉:“不忙的话去我那边喝一杯?”

本能的想要拒绝,转念一想,还是应下来。

留在公司就是为了能躲一时是一时,刚接电话借口说是加班,想着能拖一阵是一阵子,可如果一会儿叶可岚过来,他还是要跟着一起回家。

去绿江公寓,说不准能躲过一劫。

顾绯离想到这里,将手中提着的鞋放在地上,优雅十足的穿上,慢慢地走过去,按下按钮。

看着自家小秘书的动作,阮软的浓眉微动,表情一时间有些难以形容:“怎么不穿鞋?”

不懂面前人突然问的原因,但顾绯离还是点了点头,难得的解释了一句:“走着声音太响,吵,脱了。”

空荡荡的一整个楼层,顾绯离速来喜静,高跟鞋声吵得他浑身不舒适,所以索性脱了下来。

和自家小秘书一起走进电梯,阮软终于可以看清自家小秘书,与往常干练的马尾不同,头发随意的披在身后,与白日相比,平添了几分柔和。

没有忍住抬手摸了摸那头柔顺的长发,阮软心中柔软的一塌糊涂。

兴许是夜色太过于柔软,顾绯离也难得收起平日里的冷漠,乖巧十足的跟在阮软旁边,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

走在后面的顾绯离一脸淡定,可前面的阮软,激动地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

最近好久都没有敢撩自家小秘书,今天晚上纯属恰好,没想到少女突然这么好约。

到了公寓,阮软的废话又开始了:“少女,这么晚了,和一个男人回家,很危险的知道吗?”

“九点不到……”顾绯离满头黑线的回答。

“天都黑了,那就很晚了,你这可是和陌生男子回家,也就是小爷正直,不然指不定发生什么呢!”阮软接着教育。

顾绯离:“……”

顾绯离脸黑的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这都二十一世纪了,怎么还有这种老顽固。

天黑了就是很晚?和人回家就是危险?还有,明明她是被约的,怎么这人得了便宜还卖乖?

阮软絮絮叨叨的说了许久之后,回房间换了一身简单的休闲衣,从柜子中取出了一瓶陶瓷瓶装的白酒放在吧台。

看到那个瓷瓶,顾绯离瞳孔猛然一缩,手指紧握,接着又松了开来。

这瓶酒是他好不容易才拿到的,其价格不可估量。这么珍贵的酒,就被眼前的人拿来招待一个小秘书?

顾绯离脸黑了,

站在吧台另一侧的顾绯离就没想那么多,笑着拿了两个酒盅,慢慢地倒满,将一杯递了过去。

细细的闻了闻自己面前的酒,酒香清冽,光闻着味就有点微醺:“来,喝一杯,这可是好东西,尝一尝。”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