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风|
杏风|
2019/7/4 11:31:41

“高点!再高一点!”

***!”姜婉妤一边弓着身子给褚品之做人肉垫,一边心中腹诽,若非是为了那一百两银子,鬼才愿意理他!

“再高点,我快够着了!”褚品之踩在她背上,双手努力地攀着宫墙。

“老娘的腰都要折了!”

“一百一十两!”

“好叻!”双手叉腰,一鼓作气,“走你!”

随着姜婉妤向上用力,褚品之成功爬上了宫墙。

“哎呀,果然还是应该叫小火子来。”褚品之长舒一口气。

姜婉妤没好气地看着他:“这种事情就该叫小伙子来才行!”

“你认识小火子?”褚品之说着,转念一想,又摇了摇头,把手递给了她:“小火子还是不行,叫你来自是有别的用处,来,我拉你上来!”

别的用处?姜婉妤拧眉,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管他三七二十一,去了再说。

隔着一墙,便是宫外,她来异世这么久,却还从未到宫外去看过。

原主的记忆里也全是深宫红墙,所有的画面都分外压抑。

姜婉妤想着,果断将手递给了褚品之。

二人顺利翻墙来到宫外,由于要避开耳目,二人便走了偏僻的小路,穿过一片树林,方可抵达闹市。

姜婉妤发现褚品之不仅清楚知晓宫中何处守卫最为薄弱,而且还对宫外小路都轻车熟路,断定此人是惯犯,不知偷偷溜出宫多少次了。

“王爷,你很喜欢来宫外呀?”二人一前一后地走在林子里,姜婉妤无聊地问着。

褚品之双手负在身后,走出六亲不认的步伐:“今日本王带你去见识见识,你也会喜欢宫外的!”

姜婉妤轻笑,明明就是他自己贪玩:“那你为何不直接住在宫外?”

提及此事,褚品之气场都阴郁了下来:“若是皇兄允许,我早就搬出皇宫了。”

“咦?皇上不许?”

褚品之嘟了嘟嘴,没有回答。

姜婉妤耸肩,不说就不说,皇上把他留在身边,许是担心他年纪尚小吧。

二人穿越树林来到皇城闹市,越往中央大街走越是热闹繁华。

姜婉妤目眺街边,酒肆最为稠密,各户悬帜高挑,门口大大小小的酒坛堆叠如丘,不少酒肆为了吸引来往路人。

还有许多特色小店、小食铺子等,纷杂的摊位前琳琅尽呈。砖石所铺的平整大道极其宽敞,左右马匹车辆呼啸而过互不干扰。整个街市闻之酒香食香诱人,看之珠光宝气热闹非凡。

姜婉妤怔怔地看着眼前的盛世场景惊讶得说不出半个字来。

她以为的古代应该是贫穷又落后,可面前的一切却颠覆了她的想象。

这儿的每一个人脸上都带着欢笑,他们各司其职,既不忙碌也不空虚。或许当年盛世长安也就是这番模样吧。

“怎么样?不想回去了吧?”褚品之走过来,撞了一下她的肩头。

她回过神来,深吸一口气,是啊,看着这如此祥和的繁华,真的是叫人不想再回到那阴暗的深宫之中。

【滴滴滴!警告警告!检测到宿主有逃离皇宫的想法!】

脑海里响起了该死的声音,姜婉妤扶额,逃是逃不了,还是先回去当上了皇后娘娘再来享受这盛世吧。

【警告解除!】

“这可都是皇兄一手缔造的,是不是很厉害?!”褚品之说着,眼中浮现出几许崇拜。

褚玉延……他倒是个称职的皇帝。姜婉妤想着,倏地一惊:“糟了!”

褚品之瞬间紧张起来:“怎么了?!可是被人发现我们偷溜出来了?!”

“不是……”是今夜还要侍寝,得早些回去啊!

褚品之松了一口气:“那你一惊一乍作何?”

姜婉妤求助地看向褚品之:“我们多久回宫去?”

“这才出来你便想回去?”

“若是回去晚了,定会被人发现的。”

褚品之挥了挥手:“你回去就说本王把你叫过去扫院子了,无碍的。”

叫一个才人去扫院子……姜婉妤微笑。

“你确定?”他若是知晓自己的真正身份恐怕就不会说出这样的话了。

“走吧走吧,无碍的!待太阳下山之后再过一个时辰我们便回去!”

“半个时辰吧,一个时辰太晚了!”

“我说一个时辰就一个时辰!”

褚品之压根听不进去,带着姜婉妤便兴冲冲地往前去。

“哎……”一个时辰就一个时辰吧,回去也正好赶上侍寝的点,大不了就告诉褚玉延自己沐浴耽误了。

褚品之像一匹脱缰野马带着姜婉妤东奔西跑,何处人多便往何处去,四处凑热闹。

日暮时分,褚品之终于进了一家酒楼坐了下来,姜婉妤才得以喘息。

“小爷,下次,别说一百一十两,就是二百两银子,我也不陪您出来了。”姜婉妤咕噜噜喝下一碗水,果真是年轻人精力旺盛啊!

褚品之略有嫌弃:“一看你在宫中便是成日偷懒,否则体力怎会如此差?”

偷懒?!姜婉妤自问在现代的时候她每日健身强度极大,只是穿越了之后这娇弱的身子不允许她再承受这么大的运动量。

“你看,天色将黑,吃完饭了我们便回去吧。”姜婉妤说着。

褚品之双眸圆睁:“天黑了才好玩呢!等了一日,天终于黑了!”

“你到底想去何处?”

“嘿嘿,先填饱肚子,很快你便知晓了!”

二人在酒楼吃了饭,夜幕也落下。东阳朝都是座不夜城,比起白日的繁华喧闹,入夜的城更添了几许迷蒙美色。

褚品之急不可耐地带着姜婉妤来到了西市入口处,放眼望去,西市入对出双,笑声流转,五光十色。

“这里是?”姜婉妤疑惑。

褚品之搓着手:“今日终于能进西市了!”说着,他解释道,“此处人称情人市,只有有情人才能进去的!听说里面可好玩了!可我每次都是与小火子一同出来,那守门之人不许我们进去。今日我带了个女子,总得让我进去了吧!”

亚博体育app手机版“情人市,只让有情人进去的……”姜婉妤算是明白了,就是他一直想要去西市里面玩,可此处只对情侣开放,所以他今日花了重金叫自己陪同,估计除了自己愿意为了钱跟着来,宫里也没有宫女明知皇上不许小王爷出宫还助纣为虐跟着来。

“王爷,这里面都是情侣,有什么好玩的?”

“人人都说西市好,我一定得去一回!待会你就跟在我身边,不许说话。”

姜婉妤微微点头:“行,都听您的。但是,一个时辰后,必须回去!”

二人商量着大步朝着西市而去。

“那不是小王爷吗?!”大街上,有人注意到了西市入口。

“快回去禀告主人!”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