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十三|纵有三千梦,今朝亦贪醉。
微博:如巳
令十三|纵有三千梦,今朝亦贪醉。 微博:如巳
2019/7/3 15:43:30

?

陆清河听见池弈的声音,忙从池燃的怀里起身,站到了一旁手忙脚乱的收拾起桌子来。

“你还进来干什么?”池燃不爽道。

池弈笑笑,知道自己坏了他的好事,走到床前拍了拍他肩膀道:“消消气。”说着,就拿出了一张银行卡递给他。

“这是我私人的卡,给你存了五十万,够你用一阵子了。别去打工了,学业要紧,专心上完大学吧。等你毕业了,再想办法还给我。”

池燃看着那张卡,眼神一点点阴沉,良久后,他淡道:“不用了弈叔。我能赚钱。”

“池燃,别跟我这儿犟了。做什么不要钱?”池弈轻声道:“而且你之前得罪了那么多人,万一有个紧急情况,你和清河要怎么办。”

一提到陆清河,池燃的心就开始不安起来。她十分清楚,如果不能让自己强大起来,他根本没办法保护好陆清河。但这笔钱,他说什么也不会要。

“弈叔,你知道我的性子,我承诺过的事,从来不变。我说过不再拿池家一分钱,就绝不会拿。”

听见池燃决绝的话,陆清河忍不住回头看向了他。说实话,池燃这样做,会让她无比愧疚。但她也尊重他的决定,毕竟只有他自己才最懂得自己的心思。

池弈轻“啧”了一声,无奈的笑道:“你若执意如此,我也无话可说。”

“这样吧。”池弈将银行卡装回了钱包里,淡道:“卡先放我这儿,往后你若缺钱,或是有急事,随时找我。”

池燃敷衍的“嗯”了一声,而后又听见池弈道:“对了,阿雪那儿,你找机会道个歉。要是闹到老爷子那去了,没法收场。”

池燃听到这话,立刻冷了眼,道:“先动手的人是她,该道歉的人也是她。弈叔,你在场的,应当看得清清楚楚。”

“你这...

池弈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池燃打断了。

“你先走吧,清河陪着我就行。”

池弈吃了个瘪,叹气道:“行吧,我先走了。”

他说完,便推了推眼镜,看向陆清河道:“清河,辛苦你了。”

“哪有的事...弈叔叔再见。”陆清河笑道。

消毒水的味道一路弥漫到电梯口,池弈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接到了熟悉的电话。他冷眼看着那闪烁的屏幕,举到耳边换了语气,问道:“爸,有什么事么?”

电话那头传来低沉苦闷的嗓音,“池燃那小子...劝过了没有?”

“劝过了。不过,他不肯低头。”池弈轻声道,语气里写满了无可奈何。

“哼...”老爷子重重的吐了一口气,狠心道:“既然如此,房子也收回来吧!让他睡大街去!”

“爸!”池弈微惊,忧心道:“没了房子,他可就真的什么都没了。万一出个好歹...”

“别说了!”池弈的话还没说完,老爷子便怒道:“他自己不识好歹,我还操那份心做什么!就让他自生自灭去,你们谁也不准管他!”

“爸...”池弈还想说什么,那边已经挂了电话了。

他看着黑屏的手机勾了勾唇角,离开了医院。

...

夜色逐渐降临,满城灯火如星。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站在酒店的顶楼,手夹着烟俯视着整座城市,目光里盛满了野心和自信。这个人,就是抢走了池家生意的陈真。

听到身后响起的脚步声后,他吐了口烟,淡道:“怎么,今天这么有空?”

烟雾缭绕在他的身边,像极了冬季的寒气。

“想知道你任务完成的怎么样了。”池弈很自然的拿过了他手上的半支烟,往自己嘴巴上送了去。

“呵。”陈真轻笑一声,说道:“这么不看好我?还得亲自来检查?”

池弈重重地吐了一口烟,沉声道:“池峰不像池燃那么好糊弄,咱们还是谨慎点好。”

“放心。”陈真看着他道:“我都安排妥当了。保证不会出岔子。”

池弈灭了烟头,淡道:“那就好。”

“对了。你和雨菡,还有联系吗?”陈真忽然问道。

池弈灭烟的手微顿,抬眸道:“怎么,有事?”

陈真轻笑,将手插在了口袋里,靠着围栏道:“没有,忽然想起了大学时光而已。”

池弈听见“大学”两个字时,眼色沉了沉。

陈真似乎也发觉了他的变化,于是打住了这个话题,说道:“你要我盯着的那个女孩子,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池弈看了眼迷离的夜空,将手搭在了围栏上,“这个女孩,能彻底让池燃和池家脱离关系。只要我们好好利用,绝对事半功倍。”

“哦?”陈真追问道:“那你不怕适得其反?”

池弈冷笑了一声,“若什么都怕,还不如将所有东西拱手让人。”

陈真勾唇道:“也是。”

人嘛,总有欲望和固执。一旦踏过那道线,就再也无法回头了。他和池弈,便是这样的人。

...

池燃出院的这天,陆清河一放学就急急忙忙跑去了医院。来到病房的时候,池燃正在自己收拾衣服。

他见到她来,止不住勾起了唇角。

“怎么现在才来?”虽然池燃的内心无比喜悦,但脸上依然表现的云淡风轻。

陆清河放下了书包就帮他装衣服,白了他一眼,“五点才放学哎,我六点前能赶到这里不错了。”

池燃听罢,一把将她拉到了面前,揉着她的头发道:“怎么,听起来你好像不太情愿?”

陆清河伸手去拦他的手,皱眉道:“你别弄乱我头发!”

“不情愿?”池燃重复道。

陆清河在心底骂他,怎么这家伙越来越得寸进尺了!

“情愿情愿,来接你回家我求之不得。”陆清河敷衍的回答,退到了一边收拾物品。

池燃心头微甜,站在她身后问道:“那今晚要不要在我家吃完饭再回去?我做。”

陆清河顿了顿,回头看着浑身缠满了纱布的他笑道:亚博体育app手机版“你瞧你身上缠着的纱布,裹得像粽子,还想着做饭?”未等池燃的脸黑下来,她便转了话锋继续道:“医生说了,虽然你可以出院了,但你的伤还没好全,只能小心修养,不能劳累。所以...

她说到最后,犹豫了一下。

“所以...工作的事,你还是过段时间再找吧。”她放缓了声音,柔声道:“这段时间,我先帮你垫着,好吗?”

?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