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当老师的,自然不能打学生_【换装快递】

点击此处查看所有#其他类文学小说#类小说故事文章

点击此处查看该文连载目录

蒋临水|
蒋临水|
2019/5/10 10:49:20
对方刚要过来,又被另一个人拦住:“人家两个谈事情,你凑什么热闹?”
剩下的两个人忙着打赌——
“我赌两百,于泽要不到。”
“那我也赌两百,他绝对要不到!”
乔靥觉出不妙,伸手去推于泽靠近的身体,又被他钳住了手腕。这回他是真的被逼急了,不仅脸上红,眼睛也红了:“你是不是也嫌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看来真是喝多了,那目光深情得一看就是把她当成其他人了。
乔靥语塞,只想稳住他,然后抓紧逃跑:“我什么时候这么说了?”
那边有人的电话蓦地响起,他接通以后说了几句话,然后朝于泽喝止道:“沈老师在门外!”
……
空气沉寂了三秒钟,乔靥心里惊叫:救星啊!
她头一回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见到沈拂晓。
门铃在此时忽地响起,如命运的警钟一般。
门铃响了三声之后,对方开始砸门,力度之大,仿佛整栋楼都在跟着颤。
于泽有些害怕,吞咽了一下口水,酒醒了一半,问:“他怎么来了?”
“说是借酱油。”
“借酱油?这气势不像借酱油,像是找谁寻仇!”
沈拂晓平常不苟言笑,虽然年轻,却比任何一个在位教授都要严苛,以至于音乐系的学生都怕他。再加上他此刻气势太强,隔着门缝都能感觉到的压迫感朝众人袭来,遂没人敢去开门,五个人手忙脚乱拾起地上的酒瓶子,然后才开始互相推诿。
“你去!”
“凭什么?他去!”
“我不去。”
“那谁去?”
“爱谁去谁去!”
乔靥趁他们慌忙之中快速到门口打开了门,沈拂晓黑着脸进来,按着她的肩,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个遍,确定完好无损之后面色才缓和了一些。
“你没事儿吧?”
她摇头:“没有。”
沈拂晓松了口气,目光从室内所有人身上一一扫过,声音像寒冬腊月湖面的冰,寒得吓人:“刚才为什么不开门?”
“电视声音太大,没听见……”
茶几上凌乱不堪,地上还有一只没来得及销毁的酒瓶,沈拂晓看了看还懵在那里的于泽,命令道:“把你刚发的朋友圈删掉。”
于泽后知后觉地拿出手机,他刚发了张乔靥的照片,还配了段暧昧的文字。
“我、我这就删。”
“考试要准备的曲子练会了吗?”
“还差一点儿……”
“那就用点儿心。把你的手机给我。”
于泽把手机递上去,沈拂晓翻到相册,把他刚拍的乔靥照片通通删光。
做完这一切,他把手机扔给对方,将乔靥往怀里拢了拢,却还是压不下升腾的怒火。

于泽看看乔靥又看看沈拂晓,瞬间明了,原来上次在电梯遇见的那个和沈拂晓如胶似漆的迷之少女,就是乔靥!
他腿肚子一抖,这回坏了!
他想起自己刚刚在朋友圈发的文字:真人制服小姐姐,想推倒!
当学生的最忌讳得罪老师,还是一个记仇的老师!
“沈老师,我……”他这会儿觉得难以启齿,支支吾吾地说,“我刚才就是想跟乔靥开个玩笑,您别介意。”
“玩笑?”
沈拂晓险些被这两个字再次激怒。
他一看到那条朋友圈就冲下来了,连鞋都没换,刚刚站在门外,他敲了一分多钟的门,那短短的七十几秒里,他想象出了无数可能。
结果这家伙只用“玩笑”两个字就想把他糊弄过去。
乔靥被他圈在怀里,能感觉到他气得发抖。
她朝着于泽摇摇头,心想:看你们把沈老师气的,拿个酱油磨磨蹭蹭不开门,还有空发朋友圈,现在锅肯定糊了。
她扯了扯他的衣服,小声说:“我们走吧。”
当老师的,自然不能打学生。
沈拂晓捏紧了拳头,安静的室内,乔靥听见他关节响了两声。
“走吧。”乔靥又说,“再等一会儿锅就糊了。”
沈拂晓看了她一眼,刚要转身,她又拉住他的袖子,提醒他道:“酱油还没拿。”
“那个,老师。”于泽上前,递上早就准备好的酱油瓶,“您要的酱油。”
沈拂晓带上酱油和乔靥,在众人的注目礼下出了门。
“于泽,你明天上课前半小时在教室等我。”
这是他临走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一出屋门,沈拂晓便松开了乔靥。
她跟在他后面进电梯,发现他左右脚穿的拖鞋不是一个颜色。
他先是上楼把酱油送回去,然后换了鞋,拿了车钥匙去地下车库,脸上的表情始终都是阴郁的。
乔靥不敢吭声。
他打开车门,等着她自己上来,可她却一动不动杵在那儿。
“上车。”他命令道。
“上哪儿?你不是还炒着菜呢么?”
“谁说我炒菜了?”
“那你借酱油干什么?你刚才敲门敲得那么急,我还以为你出门没关火,锅糊了。”
“……”
沈拂晓真心觉得哭笑不得。
乔靥又说:“你不用送我,我车还停在小区门口呢。”
沈拂晓没理她,直接把她拎上了车,她抗议道:“你下回能不能别老拎我领子?都扯松了,你别小看这身制服,是米勒专门找人设计和定制的,很贵的,你要是揪坏了,到时候我们那抠门儿经理又得嚷嚷着叫我赔!”
他帮她扣好安全带,启动车子,等乔靥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稳稳当当地行驶在路上,可这既不是去她家的路,也不是回公司的路。她盯着他的侧脸看,看了半天也看不出他到底有什么目的:“所以我们现在去哪儿?买锅?”
乔靥是个急性子,他越不说话,她就越难心安:“你倒是说话啊,你不说清楚我可不听你的。”乔靥作势解开安全带,两手按在车门上,抖着声音说,“你再不回答我可跳车了,我、我没骗你,我真跳了啊!我跳了,我马上跳了!我这就跳了啊!”
沈拂晓被她聒噪的声音吵得头疼,再这么纠缠下去也没个尽头。车开到十字街时绿灯只剩两秒,乔靥以为他会停下来等下一次绿灯,没想到他右手快速转了下方向盘,车子瞬间驶到另一条街,突如其来的冲击力使乔靥一头撞在车门上。
“啊!”
幸亏这车门不太硬,不然她绝对当场磕死。
沈拂晓瞥了她一眼,继续开车,车速倒是一点儿没减。
他威胁着问:“还跳不跳了?”

“你买锅就买锅,这么着急干什么?”乔靥从后视镜里看了看自己被撞红的额头,惊恐地看着他:“你想让我死吗?小心我告你谋杀啊!”
“你再一口一个买锅的我就把你从窗户扔出去!想好好活着就把安全带系好。”
乔靥撇撇嘴,知道自己斗不过他,只能嘟哝着系上安全带,车速也随即慢了下来。
片刻过后,她想起来问他:“你这些天都去哪儿了?怎么音讯全无的?”
“我去参加音乐会,临走前忘了告诉你。”
“哦。”她转头看窗外,心里踏实了一些,话到嘴边却拐了个弯儿,“我就是随便问问,没说非让你告诉我。”
“网上的评论我看过了。”
“哪个评论?”
“那段视频下边的评论。”
“啊,那个啊,那个怎么了?”
“我不高兴。”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