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河|
清河|
2019/7/5 14:19:57

好在裤子是黑色,顾绯离强忍着小腹传来的阵痛,走了出来,站在客厅中。

“好了?”阮软看到自家小秘书,整整齐齐的站在客厅,披着的长发再次束气,小脸莫名苍白,带着种厌厌的病态。

想到床上那鲜艳的红色,阮软再次瞳孔一缩,好看的眉头再次皱起。

沉默良久之后,阮软说:“我会负责的。”

昨晚上发生了什么,他脑子中一片空白,可看小秘书的样子……

顾绯离:???

突然来这么一句,顾绯离有点不明状况,刚打算递过疑惑的眼神,小腹的抽疼却在下一秒再次袭来。

“这是怎么了?”终于发现小秘书不对劲的阮软,立马走上前,对着已经蹲在地上的小女人,沉声问。

顾绯离只感觉全身发冷,额头渗出一层薄薄的汗,轻咬贝齿,勉强的吐出两个字后,站起身。

“没事。”

顾绯离都说了没事,阮软也不好多问。沉默的向着门口走去,留给顾绯离一个宽厚高大的背影。

顾绯离看不到,背对着自己的阮软,此时满脸纠结,帅气的一张脸近乎要拧在一起。

待走到楼下,顾绯离却再也撑不住了。

第一次体验来例假,感觉真的是痛不欲生。

腰部又酸又涨,小腹不断地传来窒息般的疼痛,冷风吹过,全身都有种入骨的寒冷。他是知道女生来月经之后会感觉到不适的,可切身体会之后……

简直生不如死!

顾绯离蹲在地上,两腿酸麻,阵阵的腹痛让他无暇顾及其他,脑袋昏昏沉沉的,满心都是想要给自己截肢的冲动。

许久后,阮软终于发现一直在身后跟着的小秘书不见了。绕回去看到自家小秘书蹲在公寓的台阶上,小小一只,可怜至极。

眉头一拧,快步走上前,担忧的唤了一声:“阮秘书?”

入目的是一双琥珀般的眸子,此时蒙着一层淡淡的水雾,小脸惨白,原本粉嫩的嘴唇此时有点微微发紫,一脸病态。

“我……”疼痛再次传来,顾绯离小脸一皱,眼中的泪光似是又浓了几分。

他不是那种因为疼痛就会落泪的人,可身体上的疼痛,直直刺激着泪腺,眼眶控制不住的湿润。

“别动。”打横将顾绯离抱起,向着楼内走去。

熟悉的发香中夹杂着丝丝鲜血的气味,做过女人的阮软立刻懂了。好看的眉毛微微上挑,看着怀中的人的眼中却写满柔和。

“来例假了?”

“嗯。”有气无力应一声,将头埋在阮软怀里。

看到怀中女人这个样子,阮软的心软了。以前她身体也不算好,痛经这种感觉也体验过,但也没严重成小秘书这个样子。

快步把人抱回客房,放下后,叮嘱床上有气无力的顾绯离,沉声说:“躺着别动。”

说完走出客房,回到了卧室,打开了那个许久没有打开过得抽屉。

就两张了……

就在阮软再次陷入挣扎时,顾绯离那张苍白的脸突然浮现在脑海中。

一咬牙,一狠心。拿出一张,直奔楼下。十几分钟后,阮软提着一个黑色的袋子走了上来。

“先换上。”阮软手中拿着一套自己的衣服,还有刚才去超市买的新内裤和姨妈巾。

顾绯离:…

这个人真的一点不好意思的感觉都没有吗?

漆黑的眼睛盯着面前的男人看了许久后,缓缓低头。

算了,别人都不尴尬,他一个大男人尴尬什么。

"谢谢!"

将顾绯离安排好后,阮软又开始忙碌了。

以前身体不好,为了调养身体,捣鼓各种各样的东西养生。强制自己去喝那些奇奇怪怪味道的东西。

她是个聪明的人,向来清楚,没有什么比自己更爱自己。

给顾绯离熬好红糖水后,又亲自的端了进去。

“喝完。”

顾绯离闻着碗里那浓郁的红糖生姜味,抬头看看阮软,一言不发。

这种东西,能好喝吗?光闻就已经够受的了。

嘴十分挑的顾绯离表示,他一点也不想喝这个黑乎乎的东西。他宁可疼死,也不喝红糖水这种神奇的东西。

“喝,没商量,我专门给你熬得!”看到自家小秘书的小脾气起来,阮软难得硬气一回,语气僵硬,冷着一张脸,威慑力十足。

换做常人早就屈服了,可面对的是顾绯离,什么大场面没有见过,小脸一偏,再次拒绝。

阮软:……

亚博体育app手机版怎么还傲娇起来了?阮软满头黑线的看着别扭的小秘书,深深吸了口气,打算换种方法。半蹲下,与顾绯离的眼神齐平,压低声音,用一种十分磁性且带着些许蛊惑的声音道:“你乖点,喝了,听话。”

“不是不舒服吗,喝完睡一觉,就好了。”阮软看着苍白的小脸,声音更加温柔。

女孩是要哄的,哪怕床上坐着的这个女孩,在谈上千万的合同时候都不曾胆怯退缩。可就算是刀枪不入的女汉子也是有脆弱的时候。

从未被这样哄劝的顾绯离,看着阮软沉默良久,漆黑的眼中带着一种不明的情愫,原本紧绷着的小脸隐约有着更加冰冷的趋向。

僵持许久之后,软软的声音响起,轻飘飘的吐出一个字:“好。”

知道面前人对自己没有任何恶意,就连那碗红糖水,也是对方辛苦为自己准备的。他不知道为什么顾绯离会对自己那么好,可这种善意的关心,他向来不知道该如何拒绝。

接过阮软一直端着的碗,红糖水依然冒着少量的热气,屏住呼吸一饮而尽,暖暖的感觉席卷全身,小腹中也热热的,霎时缓解了那剧烈的疼痛。全身的毛孔舒张,舒适至极。

至于味道,除了甜别无其他,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喝。

身体舒服,顾绯离的心情也好许多,冰冷的小脸此时隐有回春的感觉,略带苍白的小脸,淡粉色的唇嘴角上扬,动人至极。

看到这个样子的小秘书,阮软的心也软了下来,换上一副慈父笑,摸了摸顾绯离的头,以示疼爱。

顾绯离:……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