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花四月|
碎花四月|
2019/7/5 14:39:58

“喂,姐。”叶雨凌的电话突然打来,“我……我给你传了一个视频,你看看吧。”

  叶雨时不解的打开邮箱,点开叶雨凌发来的那个视频。像素略有模糊,镜头也有些晃动,像是人用手机拍摄出来的。可是那画面中的人却是叶雨时再熟悉不过的:陆瑾庭!

  画面中,陆瑾庭正被戴梦娇挽着,两个人亲昵的在一家服装店买衣服。

  叶雨时捂住自己的嘴,忍住不发出声音。电话中传来弟弟犹豫的声音:“昨天我在万达看到的,姐,这才是他的真面目。你离开他吧,你回来,咱们还是一家人。”

  视频里,陆瑾庭提戴梦娇提着购物袋、为戴梦娇刷卡买单,给戴梦娇整理衣襟,甚至还弯腰替她拉上拉链……

  那样的温柔和宠溺,俨然一对正在热恋的恩爱情侣。

  什么只是利益联姻,什么没有感情,什么他只爱自己?通通是骗人的!

  他在对另一个女人好,在和另一个女人恩爱,他的好不是只对她自己一个人。这样的事实,让她剜心蚀骨。

  她曾经信誓旦旦的对反对恋情的弟弟说这个男人不会辜负她,可是如今竟然被自己的弟弟撞见他和另一个女人约会的画面,让叶雨凌录下了视频,发给了自己。

  懊悔,惭愧,痛心……无数种情绪瞬间涌来,几乎要把叶雨时吞噬。

  

  “你们是什么人!你们误会了,我只是路过!”

  “你们要干什么?!你们别过来,我说了我没有……”

  “姐!救我!姐!!”

  

  电话中突然传来一阵操作和叶雨凌挣扎的声音,叶雨时终于回过神来,紧张的握着电话:“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了?快回话!告诉姐姐你在哪!”

  

  嘟……嘟……嘟……

  

  电话传来忙音,叶雨凌的电话被挂断。叶雨时疯了一样的跑出门要寻找叶雨凌,却被佣人拦在了大门口。

  “对不起夫人,总裁嘱咐了,不能让您出门。”

  “求求你,我弟弟有危险,他遇到危险了,我要去找他……你们放我出去。我保证,我不会对自己怎么样,我只是要找我的弟弟。”叶雨时哀求道。

  “……那就让我们出去找吧,您在家里等着。”佣人毫不留情的拒绝了叶雨时的要求,他回身跟几个保镖低语,然后一起出了门。

  

  ……

  

  她坐立不安,来回的在屋子里踱步。

  手机终于响了起来,她抓住救命稻草一般的抓住了手机,颤抖着嗓音:“喂……”

  “叶小姐,请您来医院一趟。您的弟弟正在抢救。”

 —————

  叶雨时匆忙赶到医院的时候,叶雨凌还在手术室中。在哪里守着的,只有叶雨凌的大学同学,罗岸。

  “到底怎么回事?”叶雨时的眼睛通红,看着罗岸的满手血。

亚博体育app手机版  “我……我也不清楚。叶雨凌说他的姐夫出轨,要去跟踪那个小三,今天我们在街上正跟着呢,但不知怎么的被对方发现了,那女的有一堆保镖,个个下手稳准狠,我拉不住……姐,我救叶雨凌出来的时候,叶雨凌的头上都是血……他会不会……会不会……”罗岸颤抖着手,他也不过一个普通的大学生而已,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自然吓坏了。

  叶雨时颓然的坐下,她看着手术室这三个字,喃喃自语:“竟然是……因为我么。”

  

  叶雨时的大脑陷入了缺氧的状态,她的耳朵嗡嗡作响,她失魂落魄的跌倒在地上,揪着自己的心口倒地痛哭。

  “是姐害了你……是姐害了你。”叶雨时不知此刻有多痛恨自己给家人带来的这场灾难。更痛恨陆瑾庭造就的这一切。

  寂静的医院只有叶雨时一个人的啜泣声,突然有急切的脚步逼近,一双颤颤巍巍的手拂在叶雨时的肩膀上,用颤抖着的嗓音小心翼翼的询问:“孩子……怎么了?”

  叶雨时猛地抬头,看到养母那关切而又紧张的眼神,她的瞳孔猛烈地收缩,叶雨时不可思议的开口:“妈,您怎么……?”

  养母看着叶雨时脸上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不停掉落的眼泪,自己也红了眼眶:“有个自称戴小姐的人打电话,说雨凌他出事了。”钟元霜越说声音越小,越说越胆怯,她看着自己女儿哭泣的模样,心里的感觉越来越强烈:“雨凌怎么了?”

  叶雨时登时哽咽,她张了张嘴吧,却不知该如何说。昔日,她为了和陆瑾庭在一起,不停养父母的劝告,甚至闹到决裂的地步。可如今,她落得如此下场,叶雨凌又险遭不测,最先出现的和关心自己的,竟然还是这位毫无血缘关系的养母。

  叶雨时的痛苦在心中又被放大了不知多少倍,她为了陆瑾庭,到底都做了些什么混账事?

  叶雨时哇的一声哭出来,大声叫着“妈”,扑向养母的怀抱。她不停地说着“我错了”,钟元霜抚摸着女儿的后背,无声的留着眼泪,生怕多说一个字,会触动女儿敏感的神经。

  手术室的灯终于灭了,叶雨时连忙站起来,眼神中充满着希冀,却在看到医生为难的表情后贱贱的僵在那里:“你说什么?”

  “病人脑部受伤太重,很有可能变成植物人,请家属做好……”

  医生机械着讲着后续照顾的事宜,可叶雨时统统听不见了,她的脑海不断回响放大那三个字:“植物人”,一遍又一遍的冲击着她的心灵。她看向坳哭的养母,和双手都在颤抖的养父,她看向默默无语却活生生站在那里会思考会说话会行动的罗岸,大脑轰的一声炸开。

  “妈,你们帮我照顾一会小凌,我出去一下。”

  叶雨时经过养母钟元霜和养父卜兴安的身边,轻声说道。在二老还未反应过来之前,就已经走远了。

  “雨时,你要去哪啊?”养母伸出手想要抓住那单薄的背影,可回头又看到满身是伤正被推出来的叶雨凌,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先照顾哪个孩子是好。最终,她扑在叶雨凌的床边,心痛的看着叶雨时头上缠满的绷带和紧闭的双眼,哭的撕心裂肺。

  似乎是听到了身后父母的痛哭,叶雨时加快了脚步,她不停地奔跑着,像一个毫无知觉的铁人,感觉不到任何的疲倦和不适,就那样疯狂的奔跑着,直到路过一家便利商店,她停下了脚步,充满疑惑的看着那家店,然后走了进去。

  寒光一闪,叶雨时将买好的东西揣进兜里,她随手招了一辆出租车。

    戴梦娇的别墅门外,叶雨时再三确认了门牌号是戴梦娇上次来找她时告诉自己的地址,上前按了门铃。

  开门的女佣上丝毫不收敛那份嫌弃与瞧不起,好好地打量了一番叶雨时才放她进去。叶雨时跟在女佣的身后,一入客厅,就看到戴梦娇正悠闲地躺在美人椅上,一旁的美容师正用专业的手法给她做着按摩。

  “你是来找我的,还是来找瑾庭的?”戴梦娇连眼睛都懒得睁开,悠哉的说到。

  叶雨时看到墙壁上挂着的婚纱照,那幸福的笑和洁白的婚纱刺痛了她的双眼,她把视线转移到戴梦娇身上,毫不遮掩自己目光里的满腔恨意:“你伤害了我的弟弟。”

  “哦?”戴梦娇举起自己的手端详着自己刚做的美甲,轻飘飘的回答着:“所以呢?”

  “为什么。”叶雨时咬着牙。

  “为什么?”戴梦娇登时轻笑,仿佛叶雨时问了一个很愚蠢的问题:“因为他的姐姐是我丈夫的情妇,因为他不知死活的试图跟踪我,因为他不知好歹的想要为自己的情妇姐姐伸张正义。”

  戴梦娇优雅的起身,吹了吹自己刚做的指甲,去拿茶几上的果汁,她打量着叶雨时脸上已经被风干的泪痕和红肿的眼睛:“你是来要医药费的?”

  “你弟弟被送去的那家医院,院长是我的朋友,你不用担心医疗费,好好养胎就行。”戴梦娇轻蔑的笑道:“可不能让你因为你那个废物弟弟而跟着操心,毕竟现在你的肚子里怀着孩子,我还等着他生下来叫我妈妈呢。”

  叶雨时看着戴梦娇从皮夹中抽出一张支票,看着她潇洒的写下数字并仍在自己的面前,她再不能忍受。怀里的刀在一瞬间就被掏出来,她疯了一样的直冲着戴梦娇而去,打从心底做好了同归于尽的准备。

  “戴梦娇,你伤害我的弟弟,就该付出代价。”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