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河|
清河|
2019/7/4 11:31:41

阮软看着眼前倒在吧台的少女,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做什么。

以前的她,典型的一杯倒。毫不夸张的说,酒比迷药还好使。

自家小秘书,和曾经的自己长得一模一样也就罢,身体素质竟然也一样。

阮软低头,好看的脸缓缓凑近此时已经醉倒不醒人世的少女,白皙的皮肤透着粉色,昏黄的灯光下可以清晰看到脸上的绒毛,睫毛又粗又长,凌乱的发丝随意的搭在脸上。

这是阮软第一次这样近距离以旁观者的角度观察自己用过二十多年的脸。

不得不说,还是十分赏心悦目的。

良久,阮软抬手戳了戳自家小秘书。

没反应。

又戳一下。

依然没反应。

“阮秘书,再不醒来我要对你做一些羞羞的事情了。”阮软一个人脑补着霸道总裁小说里的剧情,笑得一脸的荡漾。

“不说话是不是,那我就不客气了。”阮软围着顾绯离转来转去,一米八几的大男人像个小孩子一样,疯狂给自己加戏。

玩够以后,阮软终于敛住脸上的表情,轻松的以公主抱姿态将顾绯离抱起来。

美人在怀,阮软终于明白为什么公主抱是男人最喜欢用的抱人姿势。

此时小秘书就在自己的怀中,小脑袋无意识的靠在她的胸前,他只要低头,就可以闻到发间的幽香,还有那残留在唇齿间熟悉的酒香。

这样的感觉,是个男人都会神驰以往的吧?

阮软将人抱到客房,又贴心十足地替顾绯离擦脸。等把人安排好后,阮软缓缓的退出了房间,再次走向吧台。

拿出的酒还没喝完,小秘书就醉了,阮软索性拿着酒瓶,走向阳台靠着墙坐了下来。

刚才小小尝了一杯,就发现这酒味道极好。

以前因为身体问题,不能饮酒,现在身体允许,加上此情此景,吹着冷风,喝着好酒。竟有种说不出的畅快。

和自己心心念念的小秘书同处一个屋檐下,喝着自己以前碰都不不敢碰的酒。

阮软发现,变成顾绯离,似乎也不算一件特别糟糕的事情。

喝完后,明知道对方已经睡下,可身体却不受控制的走向客房。

“就看一眼。”

阮软打着酒嗝,推开了门。

床上的顾绯离睡得安稳,柔顺的发丝的散落在枕上,黑色的被子上了露出一节雪白的藕臂。

床前灯悄悄地亮着,带着一室宁静。

自从换了个身份后,天天睡在陌生的房间,睁眼是不熟悉的天花板。就算白天看起来再正常,再随意,内心的慌乱始终无法排解。

可现在,看着那床上温柔的睡颜,阮软有了许久未有的平静。

迈步走到床边,将那露出的手臂再次塞进被窝里,细心的掖住被子,轻手轻脚的离开房间。

第二天一大早,顾绯离触碰到硬邦邦的皮肤触感时,猛然惊醒。

睁眼,面前是一张熟悉到不能更熟悉的脸,而自己的小手,此时紧紧握着面前人的胳膊。

而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触碰自己的阮软此时也睁开眼,看着那放大的脸,立刻弹起。、

拉着被子一角,遮在胸前。

“你…你要做什么?”阮软颤颤抖抖的问。却在看到对方衣衫整齐之后微微一愣,转而想到自己现在一个男人问这句话似乎有些不妥,放下被子,露出完美的身材:

“你怎么在这?”

“我…”顾绯离顿时一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昨晚酒醒,睡得有些迷糊,摸黑上厕所之后,凭着感觉本能性的回到卧室床上。

他哪里能想到,自己竟然进错了房间。还睡错床!

睡迷糊了,他也就忘了自己已经不是顾绯离。这里也并不是自己的家。

看到顾绯离犹犹豫豫没有回答,阮软叹了口气,站起来,缓缓道:“你如果真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不用做这种事情。”

阮软不明白为什么小秘书突然做爬床这种事情,这么大的人怎么可能会走错房间。

听到这话,顾绯离的脸霎时更黑。

“行了,你去收拾一下。”阮软也说不清楚自己的心情,有不解,有无力,还有失望。

因为熬夜,感觉今天有点萎靡不振,抬手随意的揉了揉头发,漆黑的眸在看向女人时带着淡淡的疏离,不再作声,径直走进浴室。

顾绯离坐在床上,看着熟悉的房间熟悉的摆设,习惯性的按住眉心。

这种想解释却解释不了的事情,真的太憋屈。

浴室内,阮软冲洗着身体,昨天晚上的一幕幕在脑海中再次浮现,高傲如她,怎么会做这种事情。

难到真的走错房间了?

毕竟深更半夜,摸黑走错应该也是正常的吧。

想到这里,阮软脑海中再次浮现出那张倔强的小脸,冷冷清清,但目光却澄澈无比,不屑于任何污秽的东西。

洗了澡阮软的头脑也已经清醒,走出浴室的时候,顾绯离已经不在床上。

习惯性的打算铺好被子叠好床单的时候,却看到床上一摊红色。

阮软懵逼,表情凝固,白色床单上的红色,一时之间竟然感觉刺眼无比,直直刺激大脑,逼迫的她无法思考。

这是什么情况?

为什么……

他没记错的话,他睡醒的时候小秘书衣服还在?

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难不成他喝醉断片了?可他明明记得,昨天看完小秘书自己就回房间睡觉了。

等等,他到底有没有回房间?

阮软一时之间竟然有点怀疑自己的记忆,她和自家小秘书,到底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小秘书到底是怎么跑到她床上的?

阮软盯着那抹红色良久,好看的眉快要拧了起来,拼命的回忆。

另一边,顾绯离呆在卫生间,坐在马桶上,盯着裤子上的鲜血,像是要盯出洞一样,而小腹突然传来的疼痛,让顾绯离猛然一缩,抬手紧紧地按着小腹,牙关紧咬。

该死的!

怎么女生来月经这么疼?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