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十三|纵有三千梦,今朝亦贪醉。
微博:如巳
令十三|纵有三千梦,今朝亦贪醉。 微博:如巳
2019/5/27 11:38:44
沈雨菡说这句话的时候,嘴角的笑变得苦涩了起来,让一旁的陆清河也消沉了心思。她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因为她不了解沈礼玉的家庭,更不了解他的心事。

陆清河忽然觉得,自己接受过沈礼玉那么多的好,却从没认认真真的跟他说句“谢谢”,真的太自私了。

“沈姐姐。”

沈雨菡笑道:“别这么见外,叫我雨菡姐吧。”

“雨菡姐。”陆清河乖巧的叫了一声,继而微笑道,“以后你想知道沈礼玉在学校的事情,我说给你听呀。”

听到陆清河这样说,沈雨菡顿时觉得无比暖心。

“好。”她展眉,拿出了手机,递给陆清河道:“留个电话吧,以后方便联系。”

“嗯。”陆清河接过手机,将电话号码输进去后就还给了她。

“他平常会打篮球吗?”

“会,下午的体育课他会去打。”

“有女生追他吗?”

“有啊,他还是学校的校草呢。”

...

她们就这样,一路聊天到了医院。

下车后,沈雨菡挽上了陆清河的手臂,冲她笑道:“走吧,去看你男朋友。”

“啊...”陆清河忽地红了耳根,害羞道,“没……”

“真希望你单身,这样,我们家阿玉就有机会了。”沈雨菡打趣她道。

陆清河摸了摸耳朵,低声问道:“我和池燃的事,是弈叔叔告诉你的吗?”

“嗯。”沈雨菡轻点了点头,淡道,“我和池弈,是同一所大学的,认识很久了。”

“噢~原来是这样。”

陆清河刚说完,一抬眸就看见了迎面走来的池弈。

“弈叔叔。”她叫道。

池弈勾唇笑了笑,轻声道:“清河,待会麻烦你了。我有事要离开一会,晚点过来接你回家。”

陆清河点了点头,回道:“好,谢谢弈叔叔。”

池弈说完,就望向了沈雨菡,“走吧。”

沈雨菡轻“嗯”了一声,便松开了陆清河的胳膊,笑道:“清河,好好陪你男朋友。我先走了,咱们改天再见。”

“嗯,好。”

...

来到病房时,池燃刚打完点滴。和护士小姐打完招呼后,陆清河便打开了桌上的饭菜。那是池弈临走前订好的晚餐,是给她和池燃的。

“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池燃看着正在整理桌子陆清河,问道。

“今天是雨菡姐送我过来的,所以比较快。”陆清河说着,便将小桌子移到了池燃的床前。

“雨菡?”池燃问道:“是谁?”

陆清河微愣了愣,这才反应过来池燃不一定认识她。于是解释道:“她是沈礼玉的姐姐,也是弈叔叔的朋友。”

她说完,便端起一碗粥,舀了一勺轻吹了吹,递到他嘴边道:“快吃饭吧。”

池燃轻咳了一声,别扭地张开嘴巴。

虽然这些天晚上都是陆清河喂饭给他的,但他还是没能适应过来。想他一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现在连吃饭这种小事都做不了,实在是很没面子。

“你昨天跟弈叔去哪儿吃饭了?”池燃咽下了米粥,问道。

“在沿湖路那边,饭店名字我不记得了。”陆清河回道。

“然后呢?你怎么回家的?弈叔送你的?”池燃一口气问了几个问题,让陆清河有些应接不暇。

“你今天哪来那么多问题啊。”她边夹了菜递到他嘴边,边耐心解答道:“昨晚吃完饭我就回家了,是雨菡姐送我回去的。”说这话的时候,她不经意低垂了眼眸,看向了地面。

“弈叔没送你?”池燃眉头一皱,不悦道:“怎么回事?”

“昨天正好碰见了沈礼玉和她姐姐啊...弈叔叔临时有事,所以雨菡姐他们就送我回去了。”陆清河转着眼珠子,缓声回道。

既然池弈没有将昨天的事告诉池燃,那她自然也不会说。本来沈礼玉和池燃的关系就不好,说了也是添堵。

池燃看着她闪躲的眼神,就猜到她有所隐瞒了。这丫头什么事都写在脸上,藏不住心思。一眼就能让人看透。

“哎。”他叹了口气,盯着陆清河道:“下次说谎时,管理一下面部表情。”

“啊?”陆清河下意识抬眸,对上了池燃深邃的眼。

她清楚的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和池燃的嘴唇碰到她额头时发出的轻微响声。

“我说,说谎的时候要神情自若,不要慌慌张张的。如果做不到,就实话实说。”

额头的余温还未散去,池燃的声音又在她耳边响起。她下意识往后缩了缩脖子,红着脸瞪着他道:“你不要趁火打劫!”

“怎么算打劫?”池燃微挑眉,淡道:“这是你说谎的代价。”

陆清河张了张嘴,刚准备反驳,却发现是自己理亏,于是一声不吭了。

“以后周一到周五你不用来了。”池燃靠在了床栏上,目光里藏了一丝温柔,“周六周末有时间再来吧,每天回去的太晚,阿姨也不放心。”

可他的语气太过平静,温柔藏得太深,让陆清河会错了意,自己也未察觉。

“哦,好吧。”

陆清河点头应下了,却又有些失落。觉得池燃是因为她没说实话,有些生气了。她看了眼色平静地池燃,然后重新捧起了碗勺,弯眉笑道:“继续吃饭吧。”

...

一个多小时后,池弈回来了。

他脱下了西装外套放在了床上,看着池燃道:“老爷子说,过几天来看你。”

听完此话,原本脸色温和的池燃立刻沉下了眼眸,神情也变得冷漠起来。看得陆清河心里有些发毛。

“别让他来。”池燃眼神阴寒,语气冷淡。

“啧...”池弈勾唇淡笑,一脸无奈道:“我怎么左右得了老爷子?”

他边说着,便取下了眼镜用布擦了擦,继续劝诫道:“你还是顺着他点吧,争取宽大处理。要是又惹怒了他,我可真没...”

“行了。”池燃不耐烦地打断了他的话,看了眼呆愣的陆清河,说道:“你先送她回去,其余的事回来再说。”

“也好。”池弈看着陆清河微笑了笑,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走吧。”

“嗯。”陆清河点了点头,背起书包时目光在池燃身上停留了一会,才离开了病房。

坐在车上后,陆清河的情绪显得有些低落。池弈察觉到后,笑着问她道:“怎么一副难过的样子?放心不下池燃?”

“没...”陆清河忙抬头回道:“有点困了而已。”

“清河,你还真不会撒谎。”池弈轻笑一声,打趣道:“也难怪池燃这么相信你。”

听完这句话,陆清河心底更加觉得苦闷了。

“可我对他说了谎...他说,让我以后不用来了。”她低声倾述,声音里盛满了委屈。

池弈微笑着,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安慰道:“池燃那小子,就是这种性格,口是心非。”说完,他便收回了手,神色平静道:“想必是因为昨天的事吧?”

陆清河点头,轻“嗯”了一声。

池弈眸色温和,淡道:“昨晚我没回医院,也没送你回家。他担心是自然的。”末了,又补充道:“待会回来,我会把昨天的事告诉他,免得他瞎想。”

“好。”

送陆清河到家后,池弈望着她的背影轻沉了双眸。寂静的黑夜尽入他眼,那女孩身上珍稀的东西,能照亮他前方的路。

电话铃声忽然响起,他拿过了手机按了接听,那头便传来了男人低沉的声音。

“池总,陈总那边的事,已经办妥了。

池弈的嘴角微微上扬,淡道:“嗯,做的不错。”

“还有什么吩咐吗?”电话那头的人问道。

“看紧了,他们有什么动作,一一汇报给我。”池弈点了根烟,摇开了车窗,缓声道。

“是。”那人应声后,便挂了电话。

池弈弹了弹烟灰,凉风微起,卷走了残留的灰烬。金丝的眼眶在灯光下隐隐发亮,像极了他隐忍的心城。
?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