娓娓dl|
娓娓dl|
2019/7/5 14:19:56

今日是十月初九,还有几日便是英东祖母的生辰,老镇国公夫人喜欢礼佛,以往每月都会去寺中募捐香火,只是年岁大身子不利落了,便不能轻易出府,正值生辰之月,英东的额娘便吩咐静芸代替到岫云寺募捐祈福。

只是刚出城门,便遇着笑嘻嘻等在官路上的英东,想来他不知从哪里得到了风声,早早等在了那里。

如今虽已被赐了婚,但镇国公府规矩极严,不许私下来往,所以自从英东病好复职后两人已有七八日未见。静芸虽有顾虑,但总不能将人再赶回去,只好一起上路。

岫云寺位于北京城近郊的潭柘山麓,与城内不到半日车程,虽比不得城内繁华之处的护国寺、隆国寺香火鼎盛,然而这竹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自古以来便是文人墨客神往之所,来往的香客游人也是络绎不绝。

主持大师亲自接待了两人,办好募捐,又嘱咐了吃穿住行等事宜,便让小和尚怀远将他们引入寺东的会云堂。次日恰好是寺中讲经的日子,静芸本就打算听了半慧师傅讲经,明日下午再行回京。

跟着一起来的还有允格和春燕,春燕忍不住拉住那小和尚问:“寺中可有什么好吃好玩的?”

小和尚挠挠光头,有些为难:“寺里有斋堂统一供给饭食,这好玩的……山后那处夕照倒是热闹,每年深秋总有香客专门上山来观赏。

一听是游玩的地方,春燕忍不住雀跃起来,左右无事,吃过斋饭又歇了一会儿,几人便向那地方去了。

夕照亭距寺庙约莫有半里路程,亭子匾额上书夕照两个大字,乃是先皇顺治帝亲笔题写。

传说顺治帝某日在山间游玩,天将日暮,来到这无名小亭,见西山晚霞夺目耀眼,宛若佛光初现,令人惊叹,便命人扩大整修此亭,更亲自提笔赐名夕照。这件事情很快流传了出去,从此每年都有人慕名而来。

?

?

?

亭内高耸宽敞,内置石桌四个,已有游人等在那里,几人刚坐下一会儿,便见又有人往这边走来。

心晴非常惊讶:“静芸、英东,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她又撇了撇明安,一时间神色有些不自然。

静芸站起身来,也有些讶异:“我们为老镇国公夫人来寺里祈福,你们怎也过来了?”

心晴笑得有些勉强:“也是巧了,昨日在郑亲王家吃酒,明安说要来这寺中为太皇太后取得一本佛经,我听人说这里有个夕照亭极为出名,便想跟过来看看。”

明安不期英东也在寺中,语带讥讽:“朝中正是多事之秋,你刚刚复差,又接连告假两日,我昨晚遇镇国公,他只当你身体未好,却不想你暗度陈仓……”他撇了一眼静芸,继续道,“在寺中幽会,还真是煞费苦心。”

英东怒道:“明安,我们相识数年,你怎么忍心对静芸说出这样的话来,我是为静芸而来又怎么样,皇上已为我俩下旨赐婚,更何况你与心晴不也一道同行么?”

朝廷事忙,总不能一本佛经还需你亲自来取。东姗在郑亲王府里说了静芸的去向,我自然要追来,可你来这儿是为何?监督我还是监督静芸,你还真是为我们操碎了心!

明安漫不经心回道:“事不分大小只分轻重,太皇太后看重此事,我自当尽心尽力。这里不是宁古塔,你们的事先前闹得满城风雨,许多双眼睛都瞧着呢,你难道丝毫不顾及镇国公府和端王府的脸面?”

“我不顾脸面?我自然没你顾及脸面。你自管去禀报皇上,反正我光脚不怕穿鞋的,是打是骂是罢职都凭着发落。”

“哼,你身份尊贵自然不能怎样。”明安看向静芸,“可她们就说不准了,你以为你是对她好么?”

两人情绪激动,且都有些收不住,静芸拉了拉英东示意他别再多说,心晴也忙打岔道:“明安,我有些累了,我们先坐下歇息吧。”

心晴在亭子内逡巡一番,其余石桌都已坐满了游人,只有静芸与英东这桌还余着两个位置。

静芸见她表情为难,只好冲她笑了笑,好意道:“现下游人不少,不如你们先坐这儿吧。”

心晴点点头,也只好拉着明安坐下了,英东与明安因着刚才的事均板着脸,气氛有点沉闷。

?

静芸见两人此时剑拔弩张的样子有些愧疚,不禁想起那些年两人形影不离,一起在乾清宫门口罚跪的时候。

她对心晴道:“明安大人与英东在皇上身边伴读时,陪皇上干过一些出格的事,可没少受罚,有些事情现在还经常被人翻出来说呢,你听人讲过么?”

心晴觑了觑明安,摇摇头:“倒是没听说过。”

静芸故意将声音提高了些:亚博体育app手机版“听说有次他们陪皇上私自出了宫,胡乱吃了些不干净的吃食,导致皇上身体有恙,太皇太后便叫御膳房蒸了满满一大桶白米饭,罚两人一个时辰内吃完。我听说英东出坤宁宫的时候,一边抱着肚子一边打嗝,那些宫女太监们都偷偷跟在后面看新鲜呢。”

静芸没有将故事说完整,最后是静芸求了请,太皇太后才轻易饶过了他们。而跟在后面看新鲜的不仅仅有那些太监宫女,还有一个她呢。

英东依旧沉着脸,却忍不住先开了口:“那桶饭大半儿可都是我吃的。”

明安不咸不淡地跟了句:“也不知是谁吃到第十五碗便撑不住了。”

静芸忍不住低头撇了撇嘴。

?

离日暮还有些时候,春燕又是个闲不住的,所以早先便带着允格去夕照亭旁边采花摘草,有丛善跟着静芸也很放心。

此时两人领着允格从小道中走出,丛善将怀里各式各样的花草放到石桌上,灰头土脸、神色不悦,仔细看看,头上还夹着些杂草。

英东奇怪地盯着他:“丛善,这都是些什么?你还有这个兴致,看来往日和我舞刀弄剑还真是委屈你了。”

丛善板着脸,竟带了些埋怨:“大人,这些都是春燕姑娘非让我拿的,你还有心思取笑属下。”

英东嘿嘿笑了几声,拾起一个果子似的东西咬了几口,立刻又吐了出来。

“呸,这是什么,这么酸!”

春燕忍不住笑道:“这是青果,又叫益肾子,本就是极酸的,但是能补肾壮阳,大人便是多吃几个也不打紧。”

“补肾壮阳?”英东觑眉,春燕一个未出阁的小丫头,这说的都是什么啊,他又指着剩下的那几个问,“那这些呢?”

静芸笑着一一帮她解释:“这个开紫花的石吊兰能止咳化痰、这个黄岑能凉血安胎、还有这个山姜花,能祛风活血……

心晴见其中有种淡白色的小花,十几个团簇成一大朵,她拿起来闻了闻觉得幽香阵阵,沁人心脾,便问道:“这是什么花啊,味道真香。”

静芸道:“这花是香雪球,若是晾干了,放一两朵在熏香里,能安神助眠的。”

心晴实在喜欢,不禁问道:“能不能送我一枝?”

毕竟是春燕采的,静芸给她了个眼色,春燕上下打量心晴一阵,虽然上次她与那敏一起欺负静芸,但她是格格,还是送她一枝吧。

她将桌上的花草又点了一遍,对丛善道:“我那丁香白呢?”

丛善皱着眉:“我决不去捡那鸟屎!”

春燕道:“我说过了那虽然是被鸟拉出来的,但绝不是一般鸟屎,那是药材,叫丁香白,后宫妃子们每日擦脸的八白散里还有这一味呢。”

丛善被她后宫妃子这一番言论唬得愣愣地,他性格木讷,一时找不到理由拒绝,但态度依然坚决:“我不去。”

“可是你家大人让你保护我们的。”

丛善向英东望去:“主子,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还请不要为难属下。”

英东嘿嘿乐开了花,难得有个人能治他,英东自然乐得瞧热闹,当即下命:“丛善听命,立刻陪春燕姑娘去捡鸟屎!不得违命!”

“是!”丛善眼神哀怨,却依然大声应命。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