娓娓dl|
娓娓dl|
2019/7/5 14:19:56

英东哥哥,干嘛走的这么急,你就戴在身上试试嘛,我整整做了三日呢!那敏努力将手里的东西塞给英东。

英东侧过身子躲避,声音带着些不耐烦:我说过了,我荷包戴得久了,用不惯新的。

他抬腿欲走,那敏伸开胳膊去挡,急切道:什么用不惯新的,东西不都是用用就习惯了嘛。她嘟起了嘴,你这么急,是要去见东姗,还是去见静芸?

英东抬眼问她:我因着公事耽搁来晚了,你见着静芸了么?

果然是那个害人精,那敏硬生生地说:没见过!

英东也不再多问,拂开她挡在面前的手臂,向灯火热闹的地方迈去,又留给她一句话:换个人送吧,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那敏气得剁脚,突然大声道:我方才见过静芸,那会儿她与江青正幽会呢,听皇后娘娘的意思,两人的婚事怕也快近了。

江青?婚事?英东停下了脚步……

那敏继续道:你还不知道吧,皇后娘娘想撮合她和江青,却没想到两人早就认识,且住在一条街上,没准早生了感情。方才我们在船上可都亲眼见着静芸将荷包送给了江青,皇后娘娘还说让她们下月也一起成亲呢。

她哼了哼:一个是鳏夫,一个是弃妇,两人倒确实很相配!

英东突然转身怒瞪着她:你说的可是真的?

他的神情让那敏有些瑟缩,却还是装着镇定,大声道:当然是真的,你若不信可以随便找其他人问,静芸送江青荷包的时候,可有不少人都见着了。

静芸此刻正在桥边游玩,李氏因之前只顾着说话看丢了允格,这会儿还一阵后怕,静芸与东姗正安慰她。几人突然见前面人群攒动,向一处聚拢。

东姗伸脖子望了望,忍不住好奇心,抓着静芸道:也不知什么事这么热闹,我们瞧瞧去。

走的近些,便听到其他人兴奋地谈论着……

你说江青一个太医,怎么就得罪了英东大人。

那谁知道,英东大人怒气冲冲地来找江太医,还抢了人家一个荷包。那人压低了声音,我听说那荷包是静芸送给江太医的。

静芸与东姗互望了一眼,都有些惊愕,挤进人群最里面后,才发现英东正压在江青身上一震猛打,英东从小练武,而江青是个文质彬彬的大夫,自然没有还手的能力。

两人赶忙上前去将他拉开,静芸急道:英东,别打了。

东姗也蹲下身子去扶江青,见他受伤不轻,便向英东怒道:你这是又发得什么疯?

我发疯?我看发疯的是你俩,被个伪君子骗得团团转!

静芸稍微一想便知道他定是误会了,赶忙压低了声音道:英东,你误会了,江太医不是那样的人。

英东却一把甩开她,攥着手里的荷包,盯着她质问道:那我问你,这荷包是不是你送给他的?

静芸本想说不是,可那时已经在太皇太后跟前承认了,这会儿又怎么能在这么多人面前改口,更何况……她望了望东姗,到底又咽了回去,只急切地说:这荷包是我送给江大人的,但却不是那个意思。

最后一丝希望破灭,英东心中的怒火被燃起,方才那几下似乎依旧不能解恨,再次向江青逼近。

静芸拉住他的手臂:英东,江太医没有错,你别太过分了。

过分,我太过分?他转身抓着静芸的肩膀,一时情绪失控,是我过分还是他过分,先是勾引东姗,这会儿又对你存着心思,静芸,为什么连他都可以,就我不行!!

静芸向周围看去,每个人都交头接耳,对着他们指指点点……

英东,你先冷静下来,江太医和我没关系,不过是皇后娘娘安排我们见了一面。我以后再与你解释……

英东打断她的话:不用再骗我了,我都听说了,你说皇后要撮合你们,所以顺便连婚期都定下来了么?

他眼里闪着泪光,将静芸双肩掰得生疼:我怎样都不行是么?我不会让你嫁给别人的!

静芸突然感觉自己被狠狠抱住了……

东姗突然大声道:英东,别发疯了,那荷包是我送给江太医的!

英东的身体僵硬了刹那,他放开静芸,转身去看东姗和江青,惊讶得不知该如何反应。

突然出现一阵怒喝:英东,你是要把我气死么!

只见镇国公夫人挤开了人群,一脸怒气地望着两人。

……额娘……”英东一愣。

还不快给我滚过来!她被丫鬟搀扶着,气急欲倒。

?英东望向她:额娘,我……我喜欢静芸,我想娶的女人只有她一个。

?

酒酣灯炧,哗笑杂沓,都落下幕来,热闹喧哗的宫宴被生生搅了局,太皇太后板着脸,面色不虞……

我记着往日里你是个本分聪明的孩子,可到底在外面学了一身狐媚子的算计,难为皇后她处处为你操心谋算,你却这般落她的心,戳她的眼。

静芸与李氏跪在下首,李氏着急解释道:太皇太后,静芸当真从未想过攀附,是英东他……

住嘴!这里有你说话的份么!苏穆儿姑姑突然厉声打断。

静芸低垂着头未发一语,只是偷偷拉了拉李氏的衣袖,示意她莫再多言。这世间的规则其实很简单,她也早已明白得很清楚,太皇太后认为她不像以前那般聪慧懂事,其实她依然是她,只不过以前那个她错也是对,而现在这个她对也是错。

空气沉默了一阵,太皇太后手指间的念珠未停,抬眼撇了撇端王妃和镇国公夫人,开口问道:你俩怎么看?

两位夫人端坐在下首,背脊挺直,乜斜着眼,早失了先前的笑意与和气。

到底是镇国公夫人忍不住先开了口:我家英东不过是和江太医起了争执,说了些醉酒的话,醉酒时的混言混语怎作的数,可东姗说荷包是她送的,我倒想问问端王妃这是怎么回事?

端王妃本也憋着一肚子火,这会儿反被镇国公夫人责问,更是不忿:您这话说的就不对了,当时情况危急,我家东姗不过为了阻止英东闹出人命来,这才随口胡乱说的,可这英东有没有醉酒,围了那么多人,大家伙可都瞧见了。

我看倒不像是胡乱说的。镇国公夫人小声嘟囔道。

英东更不像是醉的。端王妃也不轻不重跟了一句。

好了!太皇太后将念珠拍在那滑腻的紫檀木桌上,高声道:瞧瞧你们两家的样子。这镇国公府和端王府交好数十年,英东与东姗也是我们打小瞧着长大的,你们若是想逞一时口舌之快那便自管去吵个痛快,若是还顾着两个孩子的名声和两家的体面,便想个法子,堵住外面那些人的口!

两位夫人被太皇太后一番话点醒,纷纷点头不迭,消了怨气。

端王妃急切道:太皇太后说的是,我家东姗无论嫁与谁家,也不会同丧妻的鳏夫有牵扯,这英东虽是冲动了些,但到底还是好孩子。

?镇国公夫人忙看向女儿道:”皇后娘娘,你快给想想法子。

皇后看了看太皇太后,为难道:老佛爷,您看……

?“这事压是压不住的。太皇太后微微沉思。

?

?

这堂奥之上的除了太皇太后、端王妃与镇国公夫人,还有之前陪在太皇太后身边说话的心晴,她突然开口道:老佛爷,我倒是有个两全其美的法子,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哦,你有什么想法便说出来。太皇太后道。

心晴笑了笑:我想着静芸姐不是那般有心计的人,这事多半是误会,既然是误会解释明白了不就好了。

太皇太后看了看她,示意她继续,心晴不慌不忙,带了些笑意道:我想着既然静芸姐与江太医两人互有心意,不若尽快完婚。这样既解释清楚了今天的事情,又成就了一段好姻缘,岂不是两全其美?她伸了伸舌头,显得十分乖巧,我随便说的。

太皇太后却若有深意地盯了她一会儿,这才吩咐道:传江青。

扶着江青进来的还有明安,江青跪在地上,诚惶诚恐,他的脸上已经肿了大片,身上似乎也伤得不轻。

江青,我问你,你可意意娶静芸?太皇太后问道。

江青怎么也没想到太皇太后问他的第一句话竟是这句,他惊得抬头,稍微镇定了一些后,才用余光撇到了同他一样卑微的跪在地面上的静芸,她低着头,仿佛她们谈论的事情与自己没有丝毫关系。

他明白了,慢慢弯下了腰:回太皇太后,能娶到郡主是微臣的福分。

好,既然如此,那你们便尽快选个日子,就在月内完婚吧。太皇太后有些累了,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掐丝护甲高高得翘起。

这个月?连端王妃都忍不住惊讶,赶在明安与心晴成亲之前解决掉这个麻烦,太皇太后做事果然干脆利落。

?

太皇太后,这办法恐怕不妥。一直沉默的明安突然开口道。

太皇太后看他一眼:有何不妥?

依微臣看,方才几乎所有人都看到了,若是让两人这么匆忙间便成了婚,只会越发显得故意遮掩,怕是不但不能解释误会,反而更引得流言四起,胡乱猜测。

那你有什么想法?

我听说阿拜已到了热河,行宫修建事关重大,以后也会需要一批人留守行宫,我想不如让阿拜从此留在热河,家人也可一同常住。

经明安提醒,静芸这才看到了一线生机,赶忙伏在地上:太皇太后,静芸记得往日里与额娘伴着太皇太后去热河围猎,额娘尤其喜欢那里的风景,静芸愿意去往热河,在那儿日夜为太皇太后祈福。

太皇太后听她说起了自己的母亲,不知是否想起了往事,眼中似乎闪过一丝不忍和慈悲,沉默了片刻最终道:既然如此,五日之内便去热河吧。

?

……

五日之期转眼即至,东西也都收拾妥当。虽然太皇太后已下令不许谈论此事,可流言难禁,无论出于好心恶意,人们都热切地在暗处观望着此事。

亚博体育app手机版先是江青因扰乱中秋宫宴被停了职,东姗被端王禁了足,而后英东因着顶撞镇国公被打了一百军棍,后来更说是因为急火攻心发了病,不吃不喝已经三日,好好一个汉子生生被熬脱了相。宫里的太医一波波的往镇国府里去,但都摇着头出来。

头天晚上宫里突然来了圣旨,皇后娘娘召静芸到坤宁宫觐见。

你知道我为何叫你来么?

"我阿玛告诉他太皇太后已经为你和江青赐婚,十日内便会完婚,让他这段时间好好在家反省,皇上那儿也已为他请了假。

"他自是想去见你,去求太皇太后,我阿玛怒极施了军法,英东气急攻心,一时便落了病。

静芸跪在下头,心酸难忍:娘娘,英东他……”

皇后依旧顾自说着:我阿玛额娘就这一个儿子,我也只这一个弟弟,如何能不心疼他呢?他从小锦衣华食,偏偏为了你什么苦都心甘情愿去尝,为着去寻你,宁古塔一去便是三年,更是在战场上与沙俄拼杀,不顾惜我额娘日夜为他性命饥饱忧心。

静芸,我且问你,如果我们将你许配给英东,你可能照顾得好他?

静芸一愣:娘娘?

皇后笑着走下高位,轻轻将静芸拉了起来,握着她的手问:我一直知道你是个很好很好的姑娘,也难怪英东为了你什么都不顾。我只问你一句,英东想要娶你,你愿不愿给他一个机会?


热门话题